点击关闭

三分时时彩投注:只有狠狠地挨了教訓,美國人才會老老實實坐回談判桌前!

  • 时间:

三分时时彩投注:

5月13日晚,《新聞聯播》表達了中國應對美國發動的貿易戰的態度:

「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

我們不願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

如何應對美國的「軟硬兩手」?中國人是有經驗的。

68年前,在朝鮮戰場,中國人用「奉陪到底」的「打」,讓驕傲的美國人坐回了談判桌前;

面對美國人的漫天要價、強橫無理,中國人仍然用「奉陪到底」的「打」,絕了對方強佔便宜的念頭;

最後,華盛頓主動接受我方主張。

然而,這樣激動人心的歷史進程,現在卻受到曲解,有人說「志願軍根本打不過美軍,中國人是求着美國談」。

這是怎麼回事?真相究竟如何?

今天,庫叔就來講一場僅僅存在於美軍戰史和部分國人口中的、志願軍在朝鮮停戰談判期間的「敗仗」。

文|王正興

編輯|黃俊峰 瞭望智庫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951年7月10日,朝鮮停戰談判開始,美國代表喬伊一上來就先聲明:停戰條件未獲雙方同意之前,敵對行動還是會繼續的。

這句話,為歷時2年多漫長而又曲折的停戰談判埋下了伏筆。

美國人以軍事行動配合停戰談判,談判的最終結果還是以雙方的軍事實力和戰場形勢為基礎。

在停戰談判開始前,美國內部的48/5號文件及艾奇遜、馬歇爾、布雷德萊等美國政府要員的公開發言,都表示:要在三八線停火。

然而,在談判中,討論軍事分界線問題時,我方代表提出以三八線為界的方案(后我方提出以現有接觸線為界,還是遭到美方反對),喬伊一改美方之前的態度,坐地起價,拋出了臭名昭著的「海空優勢補償論」——他們海空軍強,現有戰線不能真實反映美軍的實力,所以要在陸地面積上給予補償。

隨後,美國人又提出「防禦陣地和部隊安全論」,就是說,三八線上他們無險可守,所以要把分界線劃在可以保證他們防禦陣地和部隊安全的地方。

若按照美國的提法,就將白白給他們讓出1.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這種荒謬的軍事訛詐遭到我方代表解方將軍的駁斥:

「我承認你們的海空優勢。你們是陸海空三軍參戰,但是你們不要忘了:我們一軍對三軍就把你們從鴨綠江邊趕到三八線,如果是三軍對三軍,早把你們趕下大海了,還有什麼談的餘地呢?」

「既然你方說你海空軍強,我方說我陸軍強,我們是否可以作這樣的設想:在停戰時,只讓雙方數目相等的陸軍停火,而我方多餘的陸軍不停火,你們的海空軍也不停止行動,這樣好不好?」

(圖為開國少將解方)

美方代表張口結舌、無言以對,惱羞成怒下說出了那句舉世皆知的「名言」:

「那就讓飛機大炮機關槍去辯論吧。你們今天不給,將來我們自然會得到。」

可是,要打就打,難道還怕你不成?

解方將軍冷冷地表態:

談判桌上得不到的,你們在戰場上也休想得到。

8月18日,「聯合國軍」遂發起「夏季攻勢」及「空中絞殺戰」。

9月,「聯合國軍」展開了規模更大的「秋季攻勢」。

說來也巧,志願軍四十七軍在這期間的戰鬥行動,充分反映了當時這段談判和軍事鬥爭相交織的過程。

(圖為戰場總體形勢)

1

天德山英雄連

關於這次戰事,美軍戰史的記載中,起始時間是1951年9月底。

9月底,志願軍四十七軍當面之敵——美軍步兵第3師和騎兵第1師完成進攻準備。

其中,美步兵第3師的攻擊矛頭直指天德山。

天德山,位於鐵原以西,漣川以北,臨津江東岸,距戰略要地開城僅20多公里。漢城—鐵原—金化—金城—昌邊里鐵路是敵軍重要供應線,而志願軍掌握的鐵原—金化段北面夜月山、天德山、418高地等,對鐵原、金化的鐵路運輸造成極大威脅。

1951年10月2日6時整,美軍以105和155榴彈炮為主的約百門火炮同時開始了進攻火力準備。在炮擊的間隙,美軍航空兵上百架的戰機當空亂舞,傾瀉着凝固汽油彈、火箭彈和機槍彈,炮擊和轟炸持續了整整1個小時。

隨後,美15團以3個營並列,對天德山志願軍四十七軍141師422團5連(加強2個排,總248人)陣地發起集團進攻,這是真正標準的人海戰術。

在連長楊寶山指揮下,5連與敵激戰8小時,打退美軍11次衝鋒,殲敵310人。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加強」過來的3營8連1個排,戰鬥力甚強——有黑山阻擊戰特級英雄李乾坤;排長是神槍手姚振華,400米範圍內幾乎彈無虛發;全排32人皆能熟練操作各種輕武器,甚至還會使用60炮。

開戰這天,光這個排就斃敵90餘人,自己僅犧牲1人(當天全連犧牲32人,50餘人負傷)。

10月3日,戰鬥趨於白熱化。美3師以整團兵力、70餘輛坦克、24架飛機、5個遠程重炮群,集中兵力猛攻天德山陣地。

(圖為正在推進的美軍)

平均每5平方米陣地,就有一門重炮在轟擊。然而,美軍驚訝地發現,「中國軍隊就是剩下了一個士兵也死守高地」,「因此在全線出現了短兵相接的搏鬥」。

5連付出巨大傷亡后依然守住了陣地(李乾坤在戰鬥中拉響手榴彈與敵同歸於盡)。

此時,戰事發生重大變化。

10月2日,天德山西南的美騎兵1師投入進攻,其右翼騎兵7團與美15團相接,攻擊目標為天德山西翼的418、313高地。

僅僅經過1日激戰,美騎兵7團就被我141師打得狼狽不堪。該團和加強給他們的希臘營始終被壓制在418高地和313高地山腳,不得前進。

我422團1連3排在313高地最前沿陣地,全排戰至最後只剩排長劉萬全和另外2名戰士。希臘營多次衝上陣地,在殘酷的白刃戰中,3名志願軍勇士刺刀都全部捅彎,愣是把希臘人趕下陣地。

(圖為志願軍躍出戰壕向希臘兵撲去)

8班副班長丁一山拿出最後一顆手榴彈,等待敵人衝上來。

他拉下了手榴彈的導火索,躍出塹壕、撲向敵群,在光與火的映照下,與敵人同歸於盡。

副班長喻忠奎在頭部、右手兩次負傷的情況下,死活不下火線,反而跑到最前沿的陣地繼續戰鬥。增援到來時,他頭部再負重傷,整個頭已經腫成兩個大,血流得根本止不住,副連長跑來勸他下去包紮,還是不肯。當希臘人迂迴到側后時,他第一個跳出工事,帶頭反擊。

(圖為作為5連前沿陣地的8班)

美騎兵1師被迫在第2天就在右翼投入預備隊騎兵8團,但依然表現不佳。據美軍戰史《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記載:

「儘管激烈的戰鬥在10月4日(作者注:指美國時間)持續進行,騎1師的進展仍然相當微弱。騎8團的部隊增援右翼的騎7團,進攻418高地西面的稜線,但志願軍依然頑強地堅守陣地。當守軍被逐退時,志願軍會投入更多部隊奪回失地。每個連的守軍使用10-12挺機槍和海量手榴彈打擊入侵者,後者在近戰變得更加慘烈時造成了騎1師的大部分傷亡。」

美軍進攻受阻,氣急敗壞之下,不顧國際公約,10月3日下午,竟向我軍陣地釋放毒氣!

受毒氣影響,422團1營各連失去戰鬥力。同時,美軍裝備的203mm榴彈炮,155mm榴彈炮、加農炮,向我陣地猛轟,不僅造成志願軍重大傷亡,還阻斷了我二梯隊的增援,志願軍被迫撤出了418和313高地。

【注:美騎兵1師7團、8團這邊有美1軍加強的第936炮兵營(155mm榴彈炮),第17炮兵營A連(203mm榴彈炮)和第204炮兵營A、B連(155mm加農炮),火力之強大遠超美軍師屬炮兵105榴彈炮。】

418、313高地失守后,5連已三面受敵,美騎兵8團加入對天德山的圍攻,5連也開始遭遇203毫米榴彈炮的轟擊。這一天,美軍不再像以往那樣拖回屍體,只要衝鋒被擊退,就直接進行炮兵火力覆蓋。在203毫米榴彈炮的威力下,5連工事全毀,表面浮土深達1米,已無法修復工事。

可是,5連毫不退讓,繼續與敵激戰。戰鬥異常激烈,美軍每次突破后,5連都堅決實施反擊將陣地奪回。

(圖為在夜間發動反擊的志願軍)

在美軍第9次衝鋒時,一個248人的加強連,只剩下最後12人,彈藥已耗盡。

「眼看美軍又上來了,連長楊寶山燒毀文件,砸碎手槍,抱起石頭從5米高的岩石上躍進敵群,砸碎1名美軍的頭顱后壯烈犧牲。

8班副班長尚玉芝跳出戰壕,舉起槍托敲死一個敵人後中彈犧牲。

戰士張作忠的一隻眼睛被打瞎,依然跳出戰壕抱住一個敵人緊緊咬着咽喉。

戰士張祚義負了重傷倒在地上,當美軍衝到他跟前時,他猛然翻身起來把美軍按倒在地,用勁把美軍掐死,自己也壯烈犧牲,死後還緊緊地抓着敵人的頭髮。」

最後僅剩指導員閻成恩以下8名傷員,他們撿起石頭,準備展開最後一戰。

眼看美軍越逼越近,發現陣地上還有最後3個爆破筒,姚振華一聲大喊:「扔下去!」奇迹出現,3個爆破筒炸倒猝不及防的美軍80餘人,第十一次進攻就這樣被打退了。

422團5連,堅守天德山主峰4天3夜,立集體特等功,授予「天德山英雄連」榮譽稱號。

10月4日,5連奉命撤出戰鬥。美騎兵1師8團、美步兵3師15團及菲律賓營終於登上了這座空山。

天德山之戰,讓美軍特別是其精銳騎兵1師付出了難以承受的傷亡代價。美軍報告稱:「第47軍頑強的防守作風——經常死戰至最後一人——導致騎1師進攻部隊遭受嚴重傷亡」,「那些身着破衣爛衫的中國兵,打起仗來好像吃了不怕死的葯。」

2

第2個「特功5連」

特功5連,這是一個被經常報道的連隊。

1986年一場被內部直播的戰鬥,後來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了這個連隊。現在能在網上搜到的「藍劍B行動」視頻,就是當時他們真實的戰鬥情景。當時,《新聞聯播》中反覆播放的顧金海烈士那句「先救隊長」,看哭多少中國人!

在抗美援朝期間,這個連隊在嚴峴山戰鬥中就已經榮立過集體特等功,當時的番號是志願軍四十七軍139師416團5連。全連上嚴峴山240餘人,下山僅剩18人。

當時,美軍苦戰攻克天德山等陣地,意味着四十七軍面臨著極其嚴峻的局面,右翼的272、346、嚴峴山等高地孤立突出、腹背受敵;一旦右翼這些高地丟失,四十七軍防線將被徹底打破。

然而,在這一側進攻的美騎兵1師5團表現實在太差——在如此有利的態勢下,仍然拿不下已經完全孤立的272、346高地。實際上,戰鬥至此,整個美第一軍在戰線上都取得了一定進展,唯有騎兵5團這邊在原地踏步,導致美軍無法進一步發展進攻。

美軍戰史很「客氣」地記錄著:「在東北方打開一個缺口對於第5騎兵團當面的中國防線並沒有立即產生什麼影響」,「6次取得立足點,6次被敵人壓了回來。」

韓國人的記載則顯得幸災樂禍:「騎兵第1師傷亡慘重。」

一開始,堅守272高地、嚴峴山、218.4高地一帶的是志願軍415團5連、8連。在272高地的5連3排排長郝志新已率部打退美騎兵5團2營幾十次進攻,自己三處負傷不下火線,後來榮立特等功,被授予尖刀英雄稱號。415團連戰多日,雖然頂住了美軍的進攻,自己也傷亡巨大。

10月5日一早,139師師長顏德明、政委晏福生親自把原本部署在魚積里的416團5連連長張永富和指導員龐殿臣叫到師指揮所,命令他們防禦272高地后側的嚴峴山,這兩個高地其實是連在一起的。

當416團5連接替415團2連防務時,嚴峴山、272高地一帶形勢已非常嚴峻:美騎兵8團南下助戰,美騎兵7團已奪取347、287高地,272高地一線側后完全暴露,而當面338.1高地在美軍手上,地勢上也於己不利。

果然,到6日再次開戰時,美騎兵5團得到騎兵8團支援,膽氣已壯,一改連日來的瘟雞模樣,直接將坦克抵近攻擊。我5連1排首當其衝,苦戰1日,全排只剩5人,其中3人帶傷。

天色已晚,不擅夜戰的美軍沒有發動進攻,5名戰士陷入美軍包圍。

張永富、龐殿臣決定,無論如何必須把1排救出來,於是把司號員、衛生員、通信員統統加強給5班組成突擊隊,由5班班長吳連義率領。突擊隊員們匍匐在被美軍炮火翻了一層,厚達10多厘米深的鬆土層,貼着地面向1排陣地隱蔽進發。

在接近美軍哨兵十余米處,所有突擊隊員掏出手榴彈,迅速投向敵群,以最快的速度向美軍猛撲上去。吳連義率先衝進了1排陣地,突擊隊員也緊隨沖入,與美軍展開近戰,終於救出那5名戰友。

然而,在突圍過程中,美軍已反應過來,輕重火力瞬間把來路嚴密封鎖。吳連義在接近戰壕出口時身中三彈,重傷倒地不起。幸虧被年僅17歲的戰士李代相發現,將這個1米8的大個子背出重圍。

在之前的殘酷的白刃搏殺中,突擊隊員已大半犧牲,13名突擊隊員中有10人永遠倒在拯救戰友的戰鬥中。戰後,5班榮立集體一等功。

重重包圍之下放跑了1排,負責進攻嚴峴山的美軍騎兵5團可能自己也覺得這仗打得有點丟人,於是在10月7日集中了整營兵力,在6架野馬式戰鬥機支援下再次發起突擊。這次,他們終於佔領了志願軍416團5連2排陣地。

進攻中,一名美軍中校竟然一反常態衝到最前沿,指揮其火器連重機槍4挺前出在我前沿構築射擊陣地,意圖壓制5連火力以掩護步兵衝擊。

在美軍重機槍瘋狂掃射下,5連被壓得頭都抬不起。已經負傷的4班班長張良圖帶領2名戰士從戰壕進行反衝擊,在戰壕拐角處與一個班的美軍步兵倉促遭遇。張良圖不假思索,大喊一聲「卧倒!」拉掉手榴彈導火索直接撲了上去。身後的4班戰士吳勝斌是張良圖在湘西時帶的兵,見班長與敵同歸於盡,眼淚止不住地流。此時的他一心只想報仇,立即從另一條戰壕向前躍進,奮力投出一枚反坦克手雷,美軍中校當場倒地斃命,機槍手丟棄重機槍逃命。

(圖為美軍機槍陣地)

在隨後的戰鬥中,美騎兵1師把全部炮兵群集中於此,5連遭到了比其他高地更猛烈的轟擊。這時的美騎兵5團已經得到騎兵8團1個營的增援。

美軍以2個營的兵力分多路向嚴峴山衝來。

5連竭盡所能,與美軍反覆拼殺,除了1排打得只剩最後5人外,3排也傷亡慘重,其中7班12人打到只剩2人。這時,2排一挺機槍發揮了重要作用。機槍射手范洪亮靈活運用事先設置的6個發射孔,打一排子彈換一個發射孔,避開了敵人的火力還擊,殺傷了大量敵人,戰後榮立一等功。

戰至10月8日,5連已不足50人,張永富和龐殿臣決定與陣地共存亡,所有人都毀掉了隨身物品,決心打到最後一人一槍一彈。

張永富和龐殿臣兩人一馬當先,帶領剩餘的戰士對被美軍佔領的陣地發起反擊。經過來回15次反覆搏殺,美騎兵5團和8團留下了大片屍體,再次被趕下陣地。

美軍震驚了!《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這樣寫道:

「敵人頑強防守,往往戰鬥到最後一個人,使騎1師付出了重大代價。情況往往是,美軍攻佔了作戰目標之後,兵力不足以抵抗敵方隨之而來的強大反衝擊。」

(圖為志願軍在一片狼藉的陣地上與敵反覆搏殺)

當晚,5連還剩18人,且人人帶傷,彈藥全部耗盡。連長張永富把這18人編成一個班,自己當班長,指導員當副班長,把陣地前美軍遺留的槍支彈藥收集過來,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這時,團偵察股長曲傳文帶領一個班來到嚴峴山陣地,宣布了團長苗汝鵾的命令:5連已勝利完成防禦作戰任務,立即撤出陣地。

戰後,5連立集體特等功,連長張永富、指導員龐殿臣各立特等功,張永富獲一級戰鬥英雄稱號,龐殿臣獲二級戰鬥英雄稱號。另有2個班立集體一等功,9人立個人一等功。這個月,四十七軍打出兩個特等功5連,連長、指導員都授予戰鬥英雄稱號,在整個志願軍戰史上絕無僅有。

(圖為416團5連連長張永富)

3

「101高地,346高地」

一開始的時候,防禦346高地的志願軍部隊是四十七軍139師415團3營。參戰雙方將在此地進行一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生死搏殺。

這一仗慘烈到什麼程度?

筆者的一位朋友,他的父親就是415團3營教導員,老人家90多歲,話已經講不利落,神志也不怎麼清楚了,但始終清晰地念叨着兩個詞:101高地,346高地。

101高地就是黑山(四十七軍黑山阻擊戰),而346高地就是下面要說的故事。

這場激烈的戰鬥,發生在346高地北側的無名高地。

在這個高地上的是139師417團2連,掩護着在346高地3連的主陣地。激戰多日後,美軍雖然未能前進,但2連也已傷亡殆盡。

美騎兵8團又以一個新的連再次向無名高地衝來。這次,美軍未遇到多大的抵抗,畢竟陣地上的志願軍戰士已寥寥無幾,剩下的一個機槍組和3名戰士拚死抵抗,但已無力阻止美軍潮水般的攻勢。

(圖為志願軍堅守陣地)

志願軍方面,417團1營1連在反擊287高地的戰鬥已中經幾乎全部傷亡,3連在346高地苦戰,營指揮所已無預備隊可用。一旦無名高地失守,346高地勢必遭美軍夾擊。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人跳進戰壕,拿起了犧牲戰友的輪盤槍,高聲喊道:「現在都聽我指揮,跟美國鬼子拼了!」話音未落,他身後又有一群人扔掉擔架,衝進陣地。

危急時刻,2連炊事班衝上了陣地,喊話那個,就是給養員溫信。

這時,沖在最前面的美軍距離塹壕已不足20米。炊事班一鼓作氣投出120多顆手榴彈,還是未能阻止美軍。部分美軍跳進塹壕,繼續衝來。溫信端起機槍順着塹壕猛掃,一口氣打光所有子彈,隨後扔掉機槍端起刺刀勇敢地沖了上去。

一番苦戰後,美軍退了下去,溫信中彈犧牲。

美軍步兵剛一退下去,炮彈就馬上落在高地上,連貓耳洞都全部被炸毀,硝煙瀰漫,能見度極低。缺乏戰鬥經驗的炊事班頓時慌了起來。這時,炊事員姜錫榮站了出來:「現在由我指揮,大家都聽我的。敵人炮火一停,步兵就會上來,等聽我口令,再用手榴彈狠狠地砸。哪怕只剩一個人,也要守住陣地。」

有了領頭的就是不一樣,在溫信和姜錫榮的相繼指揮下,這幫炊事兵越戰越勇,接連打退美國人一個連4次衝鋒。

(圖為志願軍戰士在重機槍火力掩護下勇猛突擊)

但是,他們本來的任務是送彈藥后救傷員,現在他們自己全部都在戰鬥,陣地上的彈藥越打越少。姜錫榮看着最後8顆手榴彈,開始招呼弟兄們往彈藥箱里裝石頭。所有人靠在塹壕背後,手中握着手榴彈,身後放着裝石頭的彈藥箱,每人手邊一把鐵鍬。

美軍小心翼翼地靠近着,40米、30米、20米……

突然,手榴彈飛出,緊接着是黑黝黝的彈藥箱。隨後,志願軍炊事兵們手提鐵鍬沖了出來。

這看來註定是一場有死無生的戰鬥。然而,美軍被嚇住了!他們顯然不想進行肉搏,轉身就跑。

2連炊事班與美騎兵8團3營1個連反覆搏殺8個小時,斃傷敵60餘人,奇迹般守住了346高地北側無名高地。

這是真正的鋼鐵炊事班。后417團2連炊事班立集體一等功,授予「二級英雄班」榮譽稱號。

隨後,417團1營接替了415團3營的防務。

接下來的戰鬥交戰雙方的傷亡都十分巨大。417團頂上來的第3天,美騎兵5團已經承受不了自己的戰鬥減員,也退出了戰鬥,美騎兵8團接替,繼續進攻。

10月9日,美軍生力軍騎兵8團發起新的攻勢,隨行的203毫米榴彈炮向346高地傾瀉了整整兩個小時的炮彈。346高地被炸得寸草不生,爆炸帶來的震動把志願軍戰士鼻腔、耳朵都震得鮮血直流,很多人被埋在土裡。

隨後,美軍步兵跟在坦克之後蜂擁而上。值得注意的是,美騎兵8團之前連奪我多個高地,士氣正旺,這次接替騎兵5團進攻,決意一鼓作氣再拿下346高地。

(圖為美軍坦克)

我前沿一個排瞬間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很快,多處陣地被美軍突破。

眼見情勢危急,排長張鳴九高呼:「跟我上!」他跳出戰壕率先對敵展開反衝擊,經過苦戰,終於打退美軍進攻,但正副排長全部犧牲,陣地上僅剩下一個17歲的小戰士陳啟瑤和三個重傷員。

勝負的天平似乎正向美軍傾斜。

這是陳啟瑤第一次參加戰鬥,此時他手上只剩2顆手榴彈,已經準備等美軍衝上來時與其同歸於盡了。勤雜員劉元書拖了兩箱手榴彈上來,他在送彈藥的時候負傷,是爬着拖的,一共給各個陣地送了34箱,給陳啟瑤就送了8箱。

於是,346高地上最大的奇迹發生了:陳啟瑤把這8箱手榴彈共207枚分成8堆,一個人扔光,一個上午打退美軍3次進攻!

美國人甚至沒搞清陣地上到底有多少人,他們根本想不到這裏只有一個17歲的孩子在孤軍奮戰。後來,陳啟瑤立一等功,授予孤膽英雄和二級戰鬥英雄稱號。

(圖為志願軍前沿陣地一角)

中午,美軍空中和遠程火力繼續對346高地進行了狂轟亂炸,火力之猛,甚至炸塌了在反斜面的3連指揮所。下午,美軍以4個連分6路再次向346高地發起衝鋒,戰況更加激烈。駐守主峰的3連戰士一個接一個倒下,一路美軍已接近主峰。

這時,機槍手陳運乾靈機一動,偷偷運動到這路美軍側翼,抬起機槍就打,只一眨眼,一片美軍被擊倒在地上。

美軍戰術素養也不弱,迅速判明了陳運乾的射擊陣地位置,兩挺重機槍向其猛掃。

陳運乾被敵火壓制,頭都抬不起來,馬上又想出一個主意。他脫下軍帽,讓副射手用鐵鍬的鍬把頂着,在戰壕里移動。美軍機槍手以為志願軍機槍要換射擊陣地,對準軍帽猛打。副射手也很聰明,看到軍帽被子彈打了好幾個洞,馬上把軍帽落下。美軍機槍手以為已將志願軍機槍火力點打掉,開始轉移火力。

陳運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跳出塹壕,「突突突」三個長點射,美軍數個機槍射手中彈斃命。見陳運乾得手,陣地上的戰友馬上發起反衝擊,又頂住了美軍這次進攻。

此戰,陳運乾一人斃敵24人,立一等功。他的弟弟陳運亮也在這個高地上奮勇作戰,后在戰鬥中負重傷。這是真正的「打虎親兄弟」!

美國人沒想到一個346高地這麼難打,美騎兵5團5天被打殘,退出戰鬥,換上騎兵8團也毫無進展,以至美軍戰史只能無奈地記下:「聯合國軍對346、230和272高地攻擊了8天,但中國人始終不退卻。」

10月11日,140師420團接替了346高地防務,他們收縮了自己的防禦陣型,放棄了272高地前沿陣地,集中兵力防守主峰。

13日,美騎兵8團沒有經過戰鬥就攻佔了全師整整十天沒能攻克的272高地前沿陣地。對美騎兵8團來說,似乎又開了一個好頭,這個團自從10月4日投入戰鬥以來連戰連克,尚無敗績。在該團看來,346高地一線的地形交通相當便利,既能讓坦克抵近攻擊,後方又能同時展開多個炮群,便於發揮機械化部隊的威力,騎兵5團損兵折將實在太不應該了。美騎兵8團決心順勢打破中國人的防禦圈,攻佔346高地。

然而,當美騎兵8團正在集結、準備進攻時,他們的好運氣到此結束。

同日,志願軍火箭炮202團突然對正在集結的美騎兵8團進行了2次齊射,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在火箭彈的覆蓋射擊下,美騎兵8團遭遇了開戰以來最大的噩夢——射擊后,志願軍一個班奉命前出觀察射擊效果,僅在兩個地點就發現美軍遺屍100多具;第2天又發現美軍出動汽車17輛前來拉運屍體。

這一次,美軍結結實實嘗到了「喀秋莎」的厲害。在以往,美軍利用他們的空中和炮兵優勢,經常能襲擊志願軍正在集結中的部隊,這次輪到了他們吃苦頭。

遭到這一毀滅性打擊后,美騎兵8團暫時失去進攻能力。

此時,其他方向的戰事已經平息,美騎兵1師可以騰出手來全力進攻346高地。美軍制定了名為「桿頭裝葯」的作戰計劃。

15日,投入2個團加1個營、整補完畢后的美騎兵5團重新參戰,並加強從美步兵3師緊急調來的比利時營從正面主攻,美騎兵8團從右翼272高地進行迂迴,分兩個方向,全力突擊346高地。

對美國人來說,這個346高地實在太難打了!

美騎兵5團在這次作戰行動中丟人丟到了家。相比「戰績突出」的騎兵8團和還說得過去的騎兵7團,他們沒能攻佔任何一個任務目標。這次派上比利時營增援,還是一步不得前進。

美騎兵8團也失去了銳氣,只在346高地東北側取得一丁點進展,「但無法包圍作戰目標的翼側」,「第5、8騎兵團對346高地又連續攻擊了兩天,但無效果。」

420團一個團,抗擊美軍2個團又1個營,壓力非常大。346高地的陣地本來就是他們自己構築的,雖經415團加固和完善,但是,到10月17日,志願軍在這個高地已經和美軍激戰整整15天,陣地哪裡還有什麼工事可言,只有彈坑。在這種陣地上作戰硬抗美軍7天無敗相,已經是個奇迹了。

(圖為志願軍戰士在工事全毀的情況下,只能利用彈坑作為掩護)

隨着時間的推移,特別是在美騎兵5團重新加入戰鬥后,美軍支援火力也隨之倍增。

美國人的炮火猛烈到什麼程度呢?美軍一架炮兵校正飛機竟被自己密集的炮兵火力擊落。

在美軍圍攻下,420團戰鬥傷亡的數字直線上升。

18日,272、230.4高地終於失守,420團1營1、2連全部犧牲。1營營長韓庚堅決要求再給他一個連,他一定要把230.4高地反擊奪回來!

在346高地,2營的情況雖然好一點,但已被美軍坦克三面包圍。

在346高地南面前沿突出部的250高地上,著名戰鬥英雄、19歲就被毛澤東主席接見的5連2排排長張國福——就是那個16歲活捉國民黨中將趙伯昭的少年,在下午隻身突圍,報告346高地已失守——當他帶着重傷醒來時,陣地上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他是爬回後方的。他臨終前一直在說:「連長犧牲了,戰士們全犧牲了……報告師長,我突圍了……」

140師分析認為,張國福排遭到了從北面居高臨下衝擊的美軍夾擊,見美軍從主峰衝下,所以誤以為主峰已失守。張國福排並未退縮,激戰至最後並未丟棄陣地。

140師師長黎原考慮,雖然可以通過反擊奪回346高地,但在高地側翼暴露的情況下並無必要。黎原權衡利弊,決定棄守346高地,拉回了心有不甘的420團。

10月18日,美騎兵5團進佔空無一人的346高地,終於給自己找到了一塊遮羞布。美第一軍自稱達成了全部作戰目標。然而,一同作戰的韓國人嘲諷道:「美騎兵1師損失極為慘重,不得不在敵人撤走後,才佔領目標。」

4

美國人只揀好的說,還真有中國人信了

結合這部分戰況美軍和我軍戰史的記載,很容易讓人得到一個印象——四十七軍打了敗仗。是國內某些「權威學者」這些年來不遺餘力地宣傳:

「(中國在)政治上、外交上、軍事上,全面陷入被動。」

「中國人才發現這個仗打不下去了,而且完全失去了取勝的信心和把握。」

「中國也沒辦法了,因為你打的受不了了,你要求停,也只能接受。從談判的前期來看,中國人是急於要停,美國人是拖着不想停。」

「美國要求按照實際控制線,最後中國也接受了。」

不過,美軍戰史其實只公開了10月2日到18日的戰鬥。實際上,四十七軍和美3師、騎兵1師整整鏖戰5個月!

而這5個月戰鬥里,戰況究竟如何?對談判影響有多大?

四十七軍是1951年4月14日才全軍渡過鴨綠江的;一直到6月19日,才接替六十五軍臨津江以東高作洞至西小峙40公里正面防線,正式投入戰鬥。

(圖為受傷不下火線的志願軍戰士,四十七軍的作風絕對過硬)

四十七軍剛接防時,美國人想趁其新來,先來個下馬威。結果從6月22日一直到7月底,美3師、騎兵1師對四十七軍陣地連續發起幾十次營連規模進攻,均被四十七軍打退,志願軍寸土未失,美軍沒能佔到任何便宜。

要知道,四十七軍是以阻擊戰成名的,梁興初帶着十縱在黑山阻擊戰打出威風后聞名天下。美、日、韓等國都對這支部隊有過研究,稱之為「中國軍隊中的王牌」(其實並不是解放軍的主力部隊)。

在四十七軍堅守陣地的這段時間,我方代表提出以三八線為軍事分界線的方案,美國人不同意。

從8月份開始,四十七軍改為主動出擊。140師對美軍發起多次營連攻擊,一口氣連奪大馬里、夜月山、天德山、418高地、272高地等多處美軍前沿支撐點,把防線向前推進了5到15公里。

(圖為翻山渡河向美軍發起衝擊的志願軍)

這段時間,我方代表做出了讓步,提出了以現有戰線為軍事分界線,美國人還是不同意。

為配合談判,繼任麥克阿瑟的「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決定發起「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

可是在夏季攻勢中,美3師和騎兵1師以營連規模進攻反撲了近2個月,始終沒能奪回上述要點。

所以在1951年秋季,李奇微不惜血本,發起美軍最後一次大規模進攻,美第一軍以軍規模對上述要點發起反撲,最終,他們成功了。

按照美軍戰史的說法,他們改善了前線的軍事狀況,直接加強了海軍上將喬伊及其參謀人員的實力地位,以投入到即將到來的關於軍事分界線的爭論中去。

若真如此,那麼重回談判桌的美國人應該是佔盡優勢、定會獅子大開口的吧?

然而,情況並非如此。正當雙方僵持不下時,華盛頓發來了指示,告訴喬伊和李奇微:接受中國的提議。

為什麼?

日本人寫的《朝鮮戰爭》一書中這樣評價:「(美軍)作戰目標雖然達成了,但代價是非同小可的,可以認為戰果並不那麼理想。」

美國軍方的最高領導之一,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雷德萊有一句諷刺李奇微的名言:按李奇微這種打法,至少要用20年才能打到鴨綠江邊。

(圖為志願軍陣地)

李奇微發起的「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兩次大規模的進攻,是以美軍為主力的。「聯合國軍」總計損失15.7萬餘人,其中美軍這兩個多月的損失,超過志願軍1950年10月25日入朝作戰至1951月7月底期間,美軍九個月的損失。

李奇微最終在回憶錄里承認:美軍的進攻行動遭受了重大傷亡,在國內引起強烈不滿。

再回到四十七軍這邊來,按照美軍戰史的說法,戰鬥打到10月18日就結束了。其實不然。

彭德懷敏銳地發現美軍已經多次補充兵員,喪失了進攻銳氣,已成強弩之末,遂命發起全線反擊。僅四十七軍就連續發起魚積里南山、上浦防南山、正洞西山等反擊戰。特別是11月4日開始的正洞西山反擊戰,我軍首次在朝鮮戰場進行步坦協同作戰,6晝夜的激戰殲滅美軍騎兵第1師2496人。

此戰之後,美騎兵1師失去了戰鬥能力,被迫撤到日本進行休整,再也沒有返回朝鮮戰場。

(圖為反擊中突破美軍鐵絲網的志願軍)

從10月25日恢復談判起到11月初,全線美軍在我軍反擊中的傷亡,超過了他們發起秋季攻勢直到10月24日的傷亡。

夏季攻勢,「聯合國軍」損失7.8萬人;秋季攻勢,損失7.9萬人。

等我軍開始戰術反擊,僅營連規模的反擊就殲敵3.5萬人。

在這種情況下,美軍其實已無力繼續再戰。

這,才是華盛頓在我軍連續反擊的11月4日,要求喬伊和李奇微接受中國提議的原因。

志願軍通過營連規模的戰鬥就能奪回陣地,而美軍需要下血本通過軍師規模的戰鬥來奪取,這種拼上老命的攻勢也許可得一時,卻無力持續,強如美國也打不起這樣的仗。這也是從此美軍再也沒發起過全線大規模進攻的主要原因。

(圖為志願軍向美軍發動反擊)

而且,僅以四十七軍來說,1951年6月19日接防時的戰線是從高作洞至西小峙,撤離時的戰線是從正洞西山到馬鳴洞。什麼概念?就是說期間四十七軍總體向前(凈)推進了5公里多,佔地大約100平方公里。美軍在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中「戰果顯著」,但結果志願軍四十七軍才是「凈賺」的一方,這是因為前期我軍「賺」得更多,美國人後來的攻勢不過是在嘗試「收復」此前被志願軍攻佔的「失地」而已,況且還未能全部收回。在10月3日之前,四十七軍分別打敗美3師、美騎兵1師、加拿大25旅、土耳其旅,戰線向前推進5到15公里,大約200平方公里;而在美騎兵1師被打回日本前,我四十七軍的直接對手,美軍兩個師一共向前推進了4公里,大約90平方公里。

看過完整的戰況,還能說四十七軍是失敗的一方嗎?這就是停戰談判軍事分界線的議程從7月27日到11月27日能夠達成一致的根本原因。

美軍在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在戰場上也得不到。志願軍用戰場上的實際表現證明了這並非空放狠話。

那麼,當時有沒有如前面提到的「權威學者」一樣,沒看清全局戰事而被美軍半個月攻勢誤導的人呢?當然有,美國「不服氣」的也大有人在,美方談判代表喬伊就是一位。他在接受我方提議時心有不甘,添了一個附加條件:如果在30天內能夠在軍事停戰協議簽字,則已經確定的軍事分界線不變;如果30天內沒簽字,最終分界線以實際接觸線為準。

美國人想留個尾巴,心想着如果此後能夠延續「秋季攻勢」這樣的進攻,再多佔點地盤,以便將來更改。

30天內,這字果然是沒簽成,「邊打邊談」的狀況又持續了近兩年。不過,後悔的是美國人。到1953年7月27日最終停戰時,我軍又向前推進了332.6平方公里,美國人想給自己留「後門」沒成想最終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圖為1953年7月28日,馬克·克拉克以「聯合國軍」總司令身份在《朝鮮戰爭停戰協定》上簽字,到頭來沒能守住兩年前「分界線」的反而是美國人)

美方記載的一個小故事很能說明這種狀況:

「由於雙方都說己方佔領了中部地段的某個高地,霍迪斯上將只好叫會議代表與守衛這一高地的指揮官通電話。解(方)將軍到場後向部隊指揮員打電話核實,證明這個高地仍在聯合國軍司令部的控制之下。這使他大為惱火,他用中文小聲地對他的參謀說:『不要緊,我們今晚將它奪過來。』但這句話被聯合國軍司令部的中尉吳翻譯聽見了,吳翻譯馬上把這句話告訴了霍迪斯,因此守衛這一有爭議高地的聯合國軍對這次襲占預先得到了消息。儘管如此,中國人還是以其優勢兵力趕走了這個高地上的聯合國軍。第二天,霍迪斯不得不承認共產黨佔領了這個高地和必須對接觸線進行調整。」

雖然美軍戰史極力強調自己的軍事行動有力地支持了談判,但是中國「在分界線的設立上卻佔了上風」。美國首席代表海軍上將喬伊後來寫道,他認為這是談判的一個轉折點,這是美國的軍事壓力不足后採取的理智態度。

很明顯,只有在戰場上狠狠地挨了教訓,美國人才會老老實實坐回談判桌前。

本文圖片主要來自《抗美援朝資料圖集》、《光榮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作戰地圖為作者繪製,其他圖片來自網絡公開渠道,不能識別其來源,如有版權爭議,請聯繫公號方。

作者簡介:王正興,原解放軍某野戰部隊軍官,曾在步兵分隊、司令部、後勤部等單位任職,致力於戰史學和戰術學研究,對軍隊戰術及非戰爭行動有個人獨到的理解。其著作《這才是戰爭》於2014年5月、6月,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欄目分兩期推薦。他的公眾號名亦為「這才是戰爭」,歡迎關注。 這才是戰爭 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

北京地铁禁食规定

【三分时时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