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提出房地产-二季度政治局会议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稳定制造业投资”“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融安新闻

  • 时间:

吕挺被批准为烈士

2019年一季度剛需釋放,房市出現小陽春,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重提「房住不炒」,4月中旬以來房地產銷售明顯降溫。1-6月商品房銷售面積7.6億平,同比下降1.8%,降幅比1-4月份擴大1.5個百分點;商品房銷售額7.1萬億元,同比增長5.6%,增速較1-4月回落2.5個百分點。

面對內外部複雜嚴峻形勢,最近針對房地產融資出台了一系列收緊政策密集出台,從海外債、信託、信貸等全面收緊。客觀地說,當前一方面要防止貨幣放水刺激房地產泡沫,另一方面也要防止主動刺破引發重大金融風險。如果主動刺破,中美貿易摩擦都不用繼續,十次危機九次地產,2017年中國住房市值約260萬億元,2018年股市約43萬億元,債市約58萬億元。老成謀國是時間換空間,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利用時間窗口推住房制度改革和長效機制。同時,正常的業務要允許開展,不規範的業務要循序漸進,開前門關後門,不要運動式一刀切。當前尤其要支持併購融資,企業通過併購不利資產或問題項目成為化解不良和金融風險的主力軍。

中央高度重視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建立,促進科創板平穩健康發展,是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從直接融資到間接融資,適應產業結構調整的需要。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科創板要堅守定位,落實好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註冊制,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此前419政治局會議強調「要以關鍵制度創新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科創板要真正落實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證券發行註冊制。」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推動在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儘快落地。」

解讀一、總體判斷:充分估計下半年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不一樣的寬鬆

回顧本輪貨幣政策周期,2016年下半年-2018年上半年,主要任務是金融去槓桿防風險,貨幣金融形勢較緊。2018年下半年受內外需雙降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貨幣政策放鬆,下半年兩次結構性降准每次釋放8000億左右基礎貨幣。2019年1月全面降准釋放1.5萬億基礎貨幣,同時金融去槓桿暫緩,寬貨幣寬信用政策持續推出。隨着一季度經濟暫時企穩,貨幣政策從寬鬆期進入觀察期。2019年5月定向降准,釋放2800億長期資金,聚焦縣域中小銀行,支持民企和小微企業貸款。此外,人民銀行於1月、4月和7月開展了TMLF操作,操作量分別為2575億元、2674億元和2977億元。6月以來,隨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貨幣政策將從觀察期步入結構性寬鬆期。

二、政治局會議認為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必須增強憂患意識」

新時代,放棄短期刺激、尋求制度突破,以人為本,為居住為最高目標,振奮人心。

三、政治局會議重提「六穩」,不提「去槓桿」,增加「流動性合理充裕」,但並非大水漫灌,而是導向製造業和新型基建

出口受全球經濟回落和貿易摩擦升級的拖累。上半年出口增速0.1%,比2018年全年下滑9.8個百分點;6月出口增速-1.3%,比5月下降2.4個百分點。

培育現代都市圈是城市群建設的突破口和抓手。2019年2月,國家發改委發佈《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要求以同城化為方向建設1小時通勤圈,這是我國第一份以「都市圈」為主題的中央文件。當前有上海(樓盤)、北京(樓盤)、廣佛肇、杭州(樓盤)、深莞惠等10個2000萬人以上的大都市圈,有重慶(樓盤)、青島(樓盤)、廈漳泉等14個1000萬-2000萬人大都市圈。24個千萬級大都市圈以全國6.7%的土地集聚約33%的常住人口,創造約54%的GDP,多數都市圈人口處於持續流入。作為城市群的核心板塊,近年來我國都市圈建設呈現較快發展態勢,但交通銜接薄弱、分工協作有限、低水平同質化競爭嚴重等問題突出。

十、政治局會議強調「有效應對經貿摩擦,加大對外開放,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構建高水平開放體制

上半年和6月份數據出來以後,市場一片「經濟企穩」「企穩回升」「超預期」的聲音,作為一名從事了20年宏觀經濟形勢分析的研究員,我感到深深的憂慮,所以我們推出了廣受市場關注的重磅報告《充分估計當前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全面解讀6月經濟金融數據》。

2018年7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做好經濟工作的「六穩」要求中將「穩就業」放在首位,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於宏觀政策層面,並要求高職院校擴招100萬,5月首次專門成立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強調「實施好就業優先政策,做好高校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

政策建議:一是進一步大力優化營商環境、推進落實減稅降費以及暢通融資渠道,更好發揮企業這一穩就業主體的作用,特別是民營和中小企業。民營和中小企業是吸納就業的主體,但過去幾年經營環境有所惡化,包括在過去去槓桿、去產能、環保風暴中被一定程度誤傷,出口持續低迷加大其生存壓力,加之融資渠道不暢、流動性分層。儘管政府已出台多項政策為民營和中小企業紓困,但政策效果仍有待觀察。二是加大服務業對內對外開放力度,特別是金融、教育、醫療、電信等行業;加快推進以大城市為核心的都市圈和城市群建設,提高經濟活動人口的密度和頻度以促進集聚,充分發揮服務業對就業的吸納作用。三是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既要防止過度金融化泡沫化,也要防止主動刺破引發重大金融風險。四是紮實推進高職院校大規模擴招,實施好大規模職業技能培訓,促進勞動力技能轉換以適應產業轉型升級需求。

四、穩就業是「六穩」之首,當前真實就業壓力大

2019 年5 月15 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美國企業不得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企業所生產的電信設備。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把華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劫,只能靠自己,修鍊,渡劫,成長。我命由我不由天。人生有七個階段:嗷嗷待哺的嬰兒,滿面紅光的學童,哀歌的戀人,長鬍子的士兵,身經百戰的將軍,戴眼鏡的政治家,返璞歸真的賢者。

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傳遞了三個明確信號:1、中央應對短期經濟壓力,不將放鬆房地產調控作為刺激經濟的手段;2、住房制度將堅持住房的一個定位、探索完善市場和保障兩個體系,回歸解決居民住房問題。3、房地產長效機制重在「管理」,地方政府將有更大的決策權和更豐富的工具箱,承擔地方主體責任,中央通過完善市場的監測預警和考核評價機制,將「穩房價、穩地價、穩預期」的政策目標落到實處。

因此,我們建議:強化逆周期調節;當前一方面要防止貨幣放水刺激房地產泡沫,另一方面也要防止主動刺破引發重大金融風險,用時間換空間,建立長效機制;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擴大改革開放。

一直以來,住房制度就是宏觀調控的一部分。1978年以前,住房建設被擠壓來源於重工業優先戰略;1978年起強調住房商品化,源於經濟體制由計劃向市場的轉型;1998年房改大步推進,是為應對亞洲金融危機影響;2003年轉向以商品住房為主的住房供應體系,是對中央「發揮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作用」的響應;2008年大力發展保障房是為對沖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住房制度不單以解決居民住房問題為目標,還承擔了部分宏觀調控的職能,這是中國住房制度的關鍵特徵。

投資下滑,房地產投資延續放緩,基建和製造業投資小幅回升但仍然十分低迷。1-6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5.8%,比1-5月下降0.2份百分點。其中,1-6月房地產投資同比10.9%,比1-5月下滑0.3個百分點,連續2個月回落;1-6月基建投資同比4.1%,比1-5月回升0.1個百分點;1-6月製造業投資同比3.0%,比1-5月回升0.3個百分點。

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對當前形勢的基本判斷是「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必須增強憂患意識」(這一判斷與我們此前的判斷是高度一致的,參考《充分估計當前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全面解讀6月經濟金融數據》)。時隔半年重提「六穩」;不再提「去槓桿」;強調「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繼續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表明貨幣政策從觀察期重回寬鬆,但這次是不一樣的寬鬆,以溫和的結構性寬鬆為主:資金的流向是「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製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主要是高端製造和新型基建,明確「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表明中央將更多地依靠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擴大消費、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城市群、一系列重大開放、金融供給側改革等改革的辦法來穩增長。

「六穩」自2018年731政治局會議提出以來,連續三個季度被提及,但在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中未提及。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再次提出「全面做好「六穩」工作」,反映出中央充分估計到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

7月22日,科創板首批25家公司正式上市,從事前監管轉向事中和事後監管,監管制度升級。一是審核透明度顯著提升,32條IPO審核要點首次以官方口徑且成文形式公開,監管問詢與公司回復均公之於眾。二是審核力度有增無減,截至2019年6月,約92家公司披露223份審核問詢回復、近6000個問題。三是審核效率大幅提高,25家科創板企業從受理到證監會同意註冊平均用時75天,科創板企業不到3個月的時間即可完成核准制三年的上市歷程。四是發行承銷市場化。首批25家上市企業平均市盈率高達53倍,是同期核准制新上市企業市盈率的2.4倍。平均中籤率為0.06%,略高於核准制下0.05%網上打新中籤率。五是科技含量較高。新一代信息技術佔比達52%,高端裝備製造和新材料產業各佔20%,生物產業佔8%,平均研發支出占營業收入11.3%,高於對標66家A股上市公司。六是發行人質量更優。首批上市企業資產負債率平均33.4%,低於對標企業39%,凈利潤率平均22%,遠高於對標企業6.5%,營業收入複合增長率24%,企業發展潛力大。

六、政治局會議強調供給側改革升級版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支持高端製造和民企融資

在貨幣政策上,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相較419政治局會議增加了「流動性合理充裕」,但不是大水漫灌,而是導向製造業和新型基建。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穩定製造業投資」「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製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背景下,各國央行紛紛宣布降息,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7月31日議息會議上宣布降息25個基點。面對全球降息潮,中國的貨幣政策空間將進一步拓展,有可能降准和下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針對中長期貸款佔比下降的金融結構惡化問題,提出要增加該部分佔比。

2018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后,730政治局會議再次提出,有利於激發市場活力,提振信心。當前A股市場廣義口徑的殭屍企業分別多達421家,佔A股上市公司總數量的11.5%,長期依靠政府補助。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需要:鼓勵以市場化併購重組方式優勝劣汰;完善信息披露機制;從立法上提高上市公司及其股東違法違規成本;鼓勵新技術、新業態的發展,在稅收等政策上給予優惠;引導上市公司協會完善行業自律機制。

年初經濟的短暫企穩主要受去年底-今年初財政貨幣寬鬆、房地產市場「小陽春」、財政資金提前撥付、5月貿易摩擦升級影響尚未顯現等支撐。但是,二季度GDP同比6.2%,比一季度下降0.2個百分點,上半年6.3%。近期三駕馬車均放緩:

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習近平總書記7月29日主持召開黨外人士座談會,強調「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扎紮實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我們在《充分估計當前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全面解讀6月經濟金融數據》提出:「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認為中國投資飽和是偽命題,中國人均GDP僅9700美元,僅相當於美國的六分之一,而且東西部差異極大,因此投資空間巨大,但不是傳統的鐵公雞,而是在新的投資領域:民生領域教育醫療仍十分短缺,科技創新領域重大基礎性研發仍是短板,城市地上交通四通發達的同時城市地下管網建設仍十分落後——這些都需要公共政策重視,配上新的機制和新的開放。」

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利用時間窗口推住房制度改革和長效機制。長效機制是我國房地產調控思路的重大改革,是一種結果導向的政策設計。相比過去的房地產調控,長效機制建設主要有四個方面:一是夯實城市主體責任,調控主體由中央變為地方,地方政府擁有更大的調控自主權,可從各地實際情況出發,在調控政策工具箱中自主地選擇合適的調控政策組合,因地制宜、精準施策。二是給地方金融、財稅、土地等政策工具箱,中央進行考核和督查。每年初由地方給中央上報調控目標,實行月度監測、季度評定、年度考核。商品房價格、二手房價格、租金、地價指數盡量與CPI同步。三是構建住房的市場體系和保障體系。解決居民住房問題,應該堅持「低收入靠保障,中等收入靠支持,高收入靠市場」。四是加快房地產稅立法,房地產稅是從根源上應對土地財政、地價推升房價的策略。房地產調控將從以行政措施為主向綜合施策轉變,包括金融、土地、財稅、住房保障、市場管理等一攬子政策工具。

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落實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體責任的長效調控機制」。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構建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城施策、分類指導、落實城市政府主體責任,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

五、培育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點,政治局會議提出「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穩定製造業投資」,強調老舊小區改造和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美方對華加征關稅的商品規模不斷擴大,並從貿易摩擦快速升級到科技戰、金融戰,升級至投資限制、技術封鎖、人才交流中斷、孤立中國等方面。

5月的銀保監會「23號文」已經開啟了新一輪房地產融資收緊,信託、海外債、銀行貸款等一系列監管新政密集出台。此次明確釋放調控不放鬆的信號,意味着房企下半年融資形勢嚴峻,預計保險、資管、理財等融資渠道也會受到監管關注。未來房地產銷售下行、土地成交降溫、房地產投資下行壓力增加、行業集中度提高加速,中小房企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增加。2019年上半年,前10強發行公司債、海外債金額分別佔比18.2%、35%,較2018年提升9.1、 4.2個百分點。融資快速收緊疊加市場降溫,部分資金緊張的中小房企大幅降價、延期交樓甚至破產倒閉。截至7月24日,2019年全國共274家房企破產,同比增長41.2%。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強調「要緊緊圍繞『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整體延續419政治局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419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細化『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落實舉措,注重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辦法穩需求」。2018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2019年的兩會均表明供給側改革更注重市場化、法治化,對過去的一些錯誤認識和做法予以糾偏,內涵升級為「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即鞏固前期「三去一降一補」供給側改革成果,增強微觀主體活力,提升產業鏈水平,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尤其是金融和實體經濟對的良性循環。

經濟下行將致就業市場進一步承壓。1)當前經濟金融形勢嚴峻,2019年二季度GDP增速降至6.2%的新低,比一季度下降0.2個百分點,而且5月貿易摩擦再度升級、房地產融資收緊政策密集出台等影響尚未顯現。近期經濟先行指標紛紛下滑,比如房地產銷售、土地購置和資金來源回落,PMI訂單和PMI出口訂單下滑。而且經濟金融結構正在趨於惡化,比如,企業中長期貸款佔比下降,短貸、短融佔比上升;PPI下行,企業盈利下滑。儘管勞動力供給持續減少減輕就業壓力,但經濟減速將引致勞動力需求進一步放緩,就業市場后將進一步承壓,儘管不大可能發生大規模失業。2)從行業看,製造業就業主要受出口低迷和PPI下行企業盈利下滑影響,建築業受基建回升空間有限和房地產投資下滑影響,後續均不樂觀;從智聯招聘數據看,金融業招聘需求受金融監管影響一、二季度分別同比減少39.7%、37.0%,互聯網/電子商務分別同比減少22.5%、13.6%。從重點群體看,高校畢業生規模持續創新高,農民工規模增速放緩但年齡老化,「4050」人員規模上升,就業壓力較大。

單純以官方失業率等數據判斷就業形勢存在局限或失真。1)城鎮登記失業率依賴失業者主動前往人社部門登記,且只針對非農人口,數據波動小,2019年二季度末降至3.61%,與經濟走勢缺乏關聯。2)城鎮調查失業率從2018年初開始正式公布,2019年持續高於5%,6月為5.1%。但調查樣本8.5萬城鎮戶僅佔中國城鎮就業人數0.03%,抽樣率不到美國0.07%的一半,且對農民工群體代表性不足、抽樣框老化。3)求人倍率依賴於求職者和用人單位自願前往各地公共就業服務機構登記,數據呈長期上升趨勢,參考價值有限。2019年二季度為1.22,同比和環比均下降。4)判斷就業形勢不僅需要失業率等就業數量指標,還需要平均工時、薪資增速、兼業比例等就業質量指標,但當前衡量就業質量的指標有限。

從微觀數據看,水泥生產下行、挖掘機銷量大幅下滑,佐證經濟下行壓力仍較大。上半年水泥生產累計同比6.8%,較一季度同比下滑2.6個百分點。二季度挖掘機銷量同比3.9%,較一季度大幅下滑20.6個百分點。

其他就業數據反映當前真實就業壓力較大。1)城鎮新增就業上半年同比減少2%,領取失業金人數、再就業人數增速均不樂觀。2019年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僅747萬人,同比減少2.0%,目標完成率降至67.0%,比去年上半年降低1.4個百分點。2019年一季度領取失業保險金人數同比增速已連續五個季度上升,城鎮失業人員再就業人數2019年1-5月同比減少9.1%,就業困難人員就業人數同比減少4.2%。2)製造業和非製造業PMI從業人員指數均趨勢性下滑。2019年6月製造業PMI從業人員指數降至46.9%,為2009年3月以來新低;非製造業PMI從業人員指數降至48.2%,連續2個月下滑。3)人民大學和智聯招聘CIER指數二季度仍處低位。CIER指數為智聯招聘網站上招聘需求和申請人數的比值,2019年二季度為1.89,雖同比微升但仍處低位。分區域看,2019年二季度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的CIER指數分別為1.18、1.14、0.92、0.66,同比均有所下滑,且東部地區下滑最大;分線城市看,一線、新一線、二線、三線城市CIER指數分別為0.60、0.94、1.18、1.25,二線和三線城市下滑最大。4)百度指數2019年上半年求職相關搜索量暴增。「找工作」「招聘」「招工信息」「失業金」等近90天的百度搜索量分別同比上漲482%、492%、80%、122%。

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強調「深挖國內需求潛力,拓展擴大最終需求,有效啟動農村市場,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意味着擴大消費不再採取簡單粗暴的刺激政策,充分挖掘農村市場。我國當前消費不足很重要的原因是供給不能滿足需求,尤其是高端供給和醫療、養老等服務供給不足,要通過放開市場准入、增加競爭等改革方式解決。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注重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辦法穩需求」,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改善消費環境,落實好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增強消費能力」。整體思路一以貫之。

事件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二季度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

當務之急是調動地方政府和企業家積極性。過去幾年,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污染防治、整頓吏治等長期積弊問題取得重大進展,體現了我們制度的優越性,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另一些新問題,比如地方惰政、企業成本上升、中小企業融資難貴等,解決這些問題不是要倒退回去,而是根據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新要求,建立新的機制,比如以高質量發展考核激勵地方政府、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改善中小企業融資等。中國過去四十年的成功主要是市場化改革、全球化開放、地方GDP錦標賽和民營經濟活力迸發,現在要給地方官員新的激勵機制,給民營企業家吃定心丸,這都涉及重大理(樓盤)論創新突破,否則忙於出文件而難以落地見實效。

九、政治局會議強調「科創板要堅守定位,落實好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註冊制,提高上市公司質量」

沒有再提「去槓桿」,強調「把握好風險處置節奏和力度」。而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此提出「要堅持結構性去槓桿的基本思路,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堅持結構性去槓桿,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範化解風險」。包商銀行等事件引發了信用收縮等新的風險,後續的政策有望更加穩妥推進,不以一刀切、運動式手段防風險。

2018年的1031三季度政治局會議首次強調「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強調六個「穩」,沒有再提「去槓桿」,表明宏觀調控政策轉向,由緊變松,隨後一系列寬鬆積極的財政貨幣政策出台。是「政策底」。(參考《否極泰來——2019年宏觀展望》)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有效應對經貿摩擦」「辦好自己的事」,而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未提及中美經貿摩擦,主要源於中美經貿摩擦再度面臨不確定性,貿易摩擦對中國的出口、就業、產業鏈轉移、資本市場和預期等已產生負面影響。我們測算,中美經貿摩擦對機電、機械以及勞動密集型產業的就業產生較大衝擊,要高度重視上述行業農民工的隱性失業和就業質量下降的問題,有必要放開部分服務行業、加強再就業培訓和財政資金保障其基本生活。同時,產業鏈轉移在持續進行,1-5月中國對美國出口增速大幅減少至-12.3%,但中國台灣、越南對美國出口增速分別上升至17.2%和36.4%。當前越南的勞動力價格、地價、租金、房價、企業稅負、水費、汽油、柴油和電力價格分別相當於中國的31.8%、68.6%、15.2%、10.4%、80%、51.5%、84.5%、78.3%和87.5%。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強調「實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城市停車場、城鄉冷鏈物流設施建設等補短板工程」,把穩投資與惠民生相結合。6月19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提出「部署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順應群眾期盼改善居住條件;確定提前完成農村電網改造升級任務的措施,助力鄉村振興」。改造老舊小區既能擴大有效投資,也能促進消費、改善民生。當前全國需改造的城鎮老舊小區涉及居民上億人,建設工程包括小區水電氣路、光纖,電梯、停車設施等。

長期以來,房地產是支柱產業,對GDP直接貢獻6.5%、通過上下游間接貢獻9.0%;房地產開發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的17.4%;房地產是地方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2018年土地出讓金和房地產相關稅收佔地方綜合財力的35.4%;房地產與金融體系高度交織,2018年房地產貸款占各項貸款餘額的28.4%。

消費將受就業壓力大、收入下行、股市房市財富效應較弱、居民槓桿率高的影響而回落。6月消費同比9.8%,比上月上升1.2個百分點,但主要是國五標準汽車強力去庫存,難以持續。

政治局每個季度開一次會議(4月末、7月末、10月末、12月末),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定調宏觀調控方向,布置下一步改革發展任務。7月末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定調下半年政策走勢。

我們建議中方主動提出與美方積極推動建立中美自貿區,雙方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自由貿易有利於促進國際分工、發揮中美兩國各自的要素稟賦、實現雙贏,而且天然有利於製造業大國,這在歐元區、各自貿區以及全球化進程中均表現明顯,中國是過去四十年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德國是歐洲經濟同盟的最大受益者。從理論上也成立,中國勞動要素整體低於美國而且製造業產業鏈更完整,中美自貿區能夠實現雙贏而且中國將是最大受益者,也是中國自身發展的需要。因此,建立中美自貿區將有助於化解中美貿易摩擦,化干戈為玉帛。繼80年代設立特區、2001年加入WTO之後,建立中美自貿區將開啟中國第三輪新一輪改革開放高潮,助力中國從製造業大國走向製造業強國。

730二季度政治局會議對當前形勢的判斷是「面臨新的風險挑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善於化危為機」,比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認為的「總體平穩、好於預期,開局良好」明顯更加嚴峻。

考慮到6-7月房地產融資收緊政策密集出台、5月貿易摩擦升級影響逐步顯現、地方土地財政收縮拖累基建等,要充分估計未來宏觀經濟形勢的嚴峻性。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推進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快經濟向高質量發展。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加強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以5G為代表的信息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將為經濟增添發展活力,為新型產品和消費方式提供底層支持,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向高質量發展邁進。

我們在《充分估計當前經濟金融形勢的嚴峻性——全面解讀6月經濟金融數據》判斷,當前形勢可以概括為:年初經濟一致和滯后指標暫時企穩,主要受去年底-今年初貨幣放鬆、財政資金提前撥付、5月貿易摩擦再度升級影響尚未顯現等支撐。但是,近期先行指標紛紛下滑,比如房地產銷售、土地購置和資金來源回落,PMI訂單和PMI出口訂單下滑,一系列房地產融資收緊政策密集出台,5月貿易摩擦升級影響將逐步顯現。而且經濟金融結構正在趨於惡化,比如社融里的企業中長期貸款佔比下降,短貸、短融佔比上升,歷史經驗表明金融機構對企業十分謹慎甚至不信任,現實情況是中小企業申請破產量大幅增加;PPI下行,企業盈利下滑;6月PMI從業人員指數46.9%,創10年新低;生產略有回升,但PMI原材料和產成品庫存上升,相當一部分生產成為庫存堆積,映襯了需求的疲弱。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穩定製造業投資」,反映中央充分重視當前製造業投資的低迷現狀,提出「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製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當前製造業的低迷主要與出口下行、企業盈利下行有關,若無減稅降費的支撐,企業盈利增速將下降更快。此外,還應通過改革降低各項要素價格,提高企業盈利。

長三角、粵港澳、京津冀三大城市群均已上升為國家戰略,成渝城市群有望定位為第四增長極。城市群建設有利於提高經濟活動人口的密度和頻度,提升全要素生產率,促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2013年以來中央要求把城市群作為推進國家新型城鎮化的主體形態,並規劃建設19個城市群,但多數建設不成熟。當前19個城市群以25%的土地集聚75%人口,創造88%GDP,其中城鎮人口佔比78%。其中,長三角、粵港澳、京津冀三大城市群均已上升為國家戰略。國家發改委《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要求,「紮實開展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實施情況跟蹤評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政策舉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長極。」這是中央文件中首次將成渝城市群單獨強調,暗示後續或將上升為國家戰略,打造中國第四增長極。

二季度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大對外開放,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延續此前419政治局會議的會議精神,更多實質性對外開放措施將陸續落地。6月28日,總書記在G20大阪峰會上提出中國將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局面。具體舉措包括髮布2019年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進一步擴大農業、採礦業、製造業、服務業開放;新設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2020年1月1日實施新的外商投資法律制度等。6月30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佈《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2019年版)》,清單條目由48條減至40條。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佈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11項措施。

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繼續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整體基調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政府工作報告一致,但側重落實、落細,今年已減稅降費1.17萬億元。上半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僅為3.4%,遠低於GDP名義增速8.1%;稅收收入累計增速0.9%,較2018年同期回落了13.5個百分點。上半年,全國累計實現減稅降費1.17萬億元,其中減稅1.04萬億元。具體看,增值稅改革減稅4369億元,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減稅1164億元,個人所得稅減稅3077億元。民營經濟納稅人減稅6712億元,占減稅總規模的65%。但是部分地區在財政收入下行的背景下,出現了減稅降費落實不力的情況,7月2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全面清查違規涉企收費。對於減稅降費的收支缺口,更多通過國有企業利潤上繳的形式彌補。

2019年的419一季度政治局會議認為一季度經濟「總體平穩、好於預期,開局良好」,不再提「六穩」,重提「結構性去槓桿」,表明短期穩增長政策將逐步讓位於長期的改革開放,貨幣政策從寬鬆期步入觀察期。是「政策頂」。(參考《政策頂——解讀419政治局會議精神》)

預計2019年下半年-2020年上半年經濟將再下台階。2019年下半年受庫存周期復蘇和基建的部分支撐,經濟下行斜率較緩、韌性較強,但2020年上半年將出現庫存周期、房地產周期和世界經濟周期同時下行的疊加,經濟下行斜率較大。(參考《生於憂患——2019年中期宏觀展望》,2019年6月)

過去十年,地方政府、企業、居民不斷加槓桿,空間已經有限。現在是到了中央政府加槓桿、轉移槓桿的時候了,讓微觀主體輕裝上陣。中央政府加槓桿,主要措施包括:大規模降低企業和居民稅費;做實社保賬戶,提高居民社保水平,讓居民安心消費;放開汽車、金融、電信、醫療等的行業管制;部分購買存在股權質押風險的企業債務;拿出一部分好資產進行混改等。

七、政治局會議強調「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落實房地產長效管理機制,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八、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重大戰略實施步伐,提升城市群功能」,城市群都市圈建設有望加快

我們深信,經過改革轉型洗禮之後的中國經濟前景將更加光明!

國家也一樣,劉易斯拐點、增速換擋、經濟L型、結構轉型、新舊動能轉換、中美貿易摩擦、改革開放、新常態、新周期、高質量發展——中國經濟也在渡劫,破解封印。在這個重大歷史轉折點,何處尋求大智慧(601519)?

上半年新增社融13.23萬億元,比2018年同期多增3.18萬億元,國企、央企的資金面明顯改善,但民企、中小企業融資難貴突出,而且問題的關鍵在結構,企業中長期貸款佔比下降,短貸、短融佔比上升,6月新增企業中長期貸款3753億元,同比減少248億元,歷史經驗表明金融機構對企業十分謹慎甚至不信任。

在中美貿易摩擦初期,「中美關係好也好不到哪去,壞也壞不到哪去」「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影響不大」等觀點一度流行。但是,我們一開始就判斷:「中美貿易摩擦具有長期性和日益嚴峻性」「這是打着貿易保護主義旗號的遏制」「中美貿易摩擦,我方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決心更大勇氣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

對於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治局會議強調「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製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把握好風險處置節奏和力度,壓實金融機構、地方政府、金融監管部門責任」,同時金融供給側改革的目標進一步細化明確,即增加對製造業和民營企業融資的支持。2019年2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調要調整市場結構,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提高直接融資比例;深化銀行等金融機構改革,推動銀行業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完善金融產品體系,開發差異化金融產品,更好服務於實體經濟。

2019 年5 月6 日,特朗普突然表示,將從5 月10 日起對中國原徵收10%關稅的2000 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征關稅至25%,且短期內將對另外3250 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關稅。5 月13 日,中國宣布6 月1 日起對美原加征5%和10%關稅的600 億美元商品提高稅率至10%、20%和25%。

要保持科創板註冊制的生命力,必須站在頂層設計高度審視註冊制及配套制度。一是強化以信息披露為中心,保持科創板生命力。二是積極發揮自律和社會力量參与監督。三是推動《證券法》修訂,讓違法者付出沉重代價。四是完善投資者損害賠償機制。五是建立無縫銜接的多層次資本市場。六是發展機構投資者,吸引長期穩定資金入市。

文 恆大研究院 任澤平 夏磊 羅志恆 孫婉瑩

今日关键词:黄晓明回应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