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通宵盔哥-&nbsp50岁的李清华是通宵公交703路的司机-明星资讯

  • 时间:

中星18号工作异常

「通宵公交乘客多得很,時常沒座位,有時一趟還裝不完」,李清華說,乘客絕大部分是代駕司機。行車中,每到一個站點都陸續有兩三名代駕司機登上公交,提着摺疊電動車、戴着騎行頭盔是他們的共同特徵。當車輛行至長江大橋附近時,公交車的過道上已擺滿摺疊電動車,車廂中或坐或站儘是「頭盔哥」。

13日晚11點40分,李清華來到漢口火車站廣場上的703路調度室,一如往常:換上藍色工作服打好領帶,給茶杯添水。喝濃茶是他上夜班后養成的習慣,防止半夜犯困。

據悉,1973年往返于漢口、漢陽的24路通宵車成為武漢市開通的第一條通宵公交線路。如今,武漢通宵公交線路已增至5條,分別是10路、24路、703路、518路、610路。通宵公交確保了武漢市三大火車站、主幹道在夜間均有公交連通。通宵公交系統的發展既是對城市中夜歸人的貼心服務,也見證着城市夜經濟的繁榮。7月24日阿里巴巴發佈的「夜經濟」報告中,武漢夜間公共交通出行活躍度排名全國第四位。

幫同行接龍交乘車費,50歲的鄧師傅很積極。來自湖北荊州的他干代駕近兩年,白天上班晚上兼職代駕。

記者戴旻陽 實習生熊嘉寶

代駕司機收工回家首選通宵公交車

和鄧師傅一樣邊回家邊接單的「頭盔哥」不少,還有的「頭盔哥」則關閉了平台接單,開展行業交流聊起天來:「今天接了幾個遠程?」「跑了多少錢?」從一天的工作收穫到各地的路況,再到近期的天氣情況都是討論內容。

「6點下班后7點開始代駕,一般干到晚上12點」,鄧師傅告訴記者,代駕行業的工作高峰是晚飯時間和夜宵時間,不少代駕都是兼職。他住在光谷,一旦被代駕平台發單到了漢口,總會坐703路通宵車回家。

通宵公交發展見證城市夜經濟繁榮半夜12點53分,公交車到達珞喻路魯巷,「到終點了!」司機李清華一聲吆喝,叫醒了車上睡着的幾個「頭盔哥」。車外,四五個「頭盔哥」又抱着電動車登上了公交。略做等待,14日凌晨1點車輛再次準備發動。「來單子了,我要下!」一位「頭盔哥」喊道,原來他剛上車便接到了新訂單,只得馬上下車。

通宵公交車擠滿代駕「頭盔哥」

50歲的李清華是通宵公交703路的司機,有21年的公交駕齡的他,擔任線路通宵公交司機已經3年。

李清華介紹,703路通宵車連接漢口火車站至光谷廣場,晚上11點半發第一班車,由白班司機駕駛。半夜12點起夜班司機接班,共兩台車分別從漢口和武昌發車,單程時長50多分鐘,每隔一小時一班,直到凌晨5點。一晚上一個夜班司機要跑3趟來回。

乘車途中,鄧師傅的眼睛一直沒離手機,「回家路上平台也還沒關,看看能不能再接兩單。」

「頭盔哥」們上車后交費上演起接龍。「麻煩幫忙刷下」,後門上車的「頭盔哥」遞上公交卡或手機,經三四位同行接龍傳到前門,刷完后再傳回后,總能聽到一句感謝。

他說,代駕行業最早在北上廣地區流行起來,近年武漢的代駕市場也越來越繁榮。一方面人們「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的安全意識提高,酒後駕車「碰運氣」的人越來越少。另一方面武漢的夜生活越來越豐富,除了早先的飯店酒吧KTV,現在還有看電影、燈光秀等各種活動結束后聚餐的客人叫代駕。晚上的城市活力不減,代駕的生意自然不會差。

檢查並發動車輛,已接近半夜12點。此時,兩位身着制服的代駕小哥已抱起各自的摺疊電動車,準備登上公交車。

公交車過道上擺滿摺疊電動車

武漢夜經濟發展催生「夜運」潮

如果你是第一次乘坐武漢市的通宵公交車,一定會大吃一驚:車廂里絕非想象中的寥寥幾人,而是一座難求。原來,近年來隨着代駕行業的發展,騎着摺疊電動車,頭戴騎行頭盔的代駕司機們,在夜間工作結束后多選擇乘坐通宵公交回家,通宵公交車上更是擠滿了「頭盔哥」。

8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記者登上通宵公交703路,與這群「頭盔哥」一起,體驗城市夜間生活的另一面,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接到遠程單有些麻煩」,鄧師傅說,一次凌晨2點半接單到蔡甸,抵達已經4點,最後還是攔的順風車回的家。鄧師傅的經歷分享激起同行們的共鳴,大家紛紛列舉起自己深夜跑遠程,然後騎電動車幾十公里回家的經歷,頓時笑聲一片。

「還是要感謝通宵公交,給我們代駕司機幫了大忙」,鄧師傅接過話茬,代駕司機們開完車又騎車難免勞累,加上電動車電池是個消耗品,既省心又省電的通宵公交車,成了代駕司機們的共同選擇。

這一幕看在梅師傅眼裡,感同身受,從事代駕1年的他也有過類似遭遇。與大多數兼職代駕不同,梅師傅乾的是全職。

今日关键词:三星Note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