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PK10计划网-五分PK10-灯塔新闻网
点击关闭

女儿康复-我的工作也不会多好-灯塔新闻网

  • 时间:

高以翔爸爸摔倒

賀天舉年少成名,早在青年隊時期就被寄予厚望,被認為是遼寧鋒線冉冉升起的又一個國手級明星。2009年升上一隊,無論在遼寧隊還是在國字號隊伍,賀天舉都曾經有過高光時刻。本賽季,賀天舉代表遼寧場均出場14分鐘能貢獻6分1.7籃板0.5助攻。

賀天舉表達了自己「作為一個普通籃球運動員」的觀點:朱芳雨的強毋庸置疑,但也應該客觀的該放在一個時代背景里。因為在他的時代,他在國家隊有姚明這樣的隊友。而賀天舉以及後來的晚輩球員們,他們的優勢在於生在一個信息更發達的時代,會得到外界更多機會和展示。「如果實在要我說,我和朱芳雨根本沒有可比性。」

因為錯過了大女兒的出生,賀天舉一直非常後悔。「大女兒出生的時候我在打發展聯盟的比賽,十天後才看到她。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結。後來因為不能經常回家,我覺得女兒好像有點怕我。因為我有時候沖她笑,她也會哼唧起來。」女兒的眼淚,衝破了他心裏最後的防線。

12月1日訊 「如果賀天舉不受傷的話,比朱芳雨更強。」近期,男籃名宿馬健在一次解說中評價道。遼寧隊賀天舉在接受採訪中回應道,受傷前確實把朱芳雨當成標杆,想超越他,不過現在不去想,沒有意義。

普通人稀鬆平常的下班回家,在籃球運動員的生活里其實是很難 。雖然足球職業俱樂部早就實現了走訓。但對於籃球來說,走訓在每個隊伍都不多見。通常都只有年紀較大結婚生子的隊員才有這樣的待遇 。而在遼寧隊,想要爭取到這樣的「福利」,更不容易。

讓他大徹大悟的,其實就是那一年沒有趕上的全運會。

「這三年,說起來時間不長,但我覺得我經歷了很多。」他說,「我現在非常信服的一句話就是,人不是因為年齡而成熟,是因為經歷的事情多了才成熟。」

「我跟着隊伍進行了四個月的努力,幾乎是等待到了最後一刻。卻得到了沒有報名的結果。」他說,「哪怕提前告訴我,我去不成了也好啊。」被告知無法參加天津全運會之後的第三天,賀天舉就飛去了美國。在美國他個人進行了六周的康復訓練,效果喜人,比之前四個月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人在高處的時候,別人什麼都順着你。你說的、你做的,都有人認可、附和。哪怕你明知道你自己胡說八道也有人捧着。那會兒就算知道這不好,但虛榮心告訴我,這很舒服,久而久之就在那種氛圍里習慣了。」

過去的作為運動員的賀天舉,會因為輸球整夜的無法入睡 ,也會在無發泄情緒的時候,流着眼淚刪掉自己的微博,「因為對自己感到不滿,又無處發泄。看着微博里支持自己的球迷和罵人的球迷無休止的爭吵,我只能選擇一條條的去刪除掉。」

「但就是這一次,我覺得我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籃球上了。我需要有自己的生活。需要有自己的家人、朋友,除了籃球,生活里還有很多人和事在等着我。」

「我給自己立了規矩,在工作的時候,我會努力打球,盡量滿足球迷的一些願望。但在日常生活里,我希望得到更多的空間和尊重。尤其當我和家人一起的時候,還是不想受到打攪。」

如果說受傷的艱苦,無論是身體還是意志力的考驗,是一個運動員一定要承受的話。來自外界的聲音、眼光,所處環境,人際關係的變化,才是讓賀天舉真正長大成人的課程。

(編輯:姚凡)

「我找到了體育局領導,說出了我的心裡話。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但現在如果為了工作,我要失去我的家人 ,我要承受這樣的煎熬,我的工作也不會多好。」在賀天舉的據理力爭之下,他才得到了回家和女兒共享天倫之樂的時光。不到三十歲的賀天舉,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而之所以決定和妻子結婚,和受傷的那段日子也有深刻的關聯,「一起度過了最低谷的時光,就覺得是她了。」

但賀天舉沒有責怪過任何人,甚至有行業專家清楚的指出過康復機構可能存在判斷失誤的情況下,他沒有外界、媒體表達過他的不滿。直到現在被人問起,他也是心平氣和的他們解釋,「任何醫療康復都是有概率的,不會有醫生保證百分百治好你的 。這個我不能怪別人,因為是我當時的心態導致我做出了不正確的選擇。」

最大的一個變化,其實來自自己的內心,「我開始意識到我應該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人了。因為太早接觸籃球,成為運動員可能讓我缺失了一些普通人生活的東西。但現在,我覺得打籃球只是我工作。我工作的動力來自我對生活有更高的追求,我希望能保護家人,給他們更好的生活。但在工作之餘,我希望自己也有正常人生活的權利,可以在不違法亂紀的前提下,過一些輕鬆的日子。」

但受傷之後,他感覺很多事情都變了,也讓他體會到了什麼是世態炎涼。「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里,很多人,很多事情在變化。有的是悄悄的的變化,潛移默化的變化。有的變化就很快,很直接。」從受傷到現在,賀天舉覺得自己「認識了很多人,也認識了很多新朋友。但這裏認識有兩層意識,認清、結識。」

也許心態太過着急,也許是急於回歸賽場的慾望壓住了理智,賀天舉選擇了一套在後來被行家認為風險過大甚至是不夠穩妥的方案。而事情的結果也確實沒有照着他起初的願望進行——他的恢復期被拉長了。甚至因為他過早加入的其他訓練加重了傷處的負擔,導致傷病恢復狀況很不理想。

在那之後的日子里,賀天舉很用功,他甚至比健康時訓練得更狠、更賣力,「接受完康復訓練之後,我還要給自己加練,每天都泡在康復中心,心裏就想着季後賽。」

「事情來得很突然,也是我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當時診斷的結果髕骨骨折,賽季報銷是肯定的了,保守估計至少需要4個月,才能恢復訓練。但當時的賀天舉意志並不消沉,「雖然我知道傷得不輕,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能恢復,能找回原來的自己。當時就只有一個念頭,抓緊恢復!我還想回來打季後賽。」

而如今的他 ,「能打的時候就好好打,也不會鬧情緒。狀態不好的時候,雖然也會有鬧心。但已經學會了調節的方式。和女兒視頻一下,和媳婦聊聊八卦。實在不行找幾個朋友聊個天。前提就是不要影響比賽。誰都有個下班時候,不是嗎?」

最後,還是回到朱芳雨的話題。其實沒受傷前,賀天舉的確把朱芳雨當作自己的目標的,「當然是把他當作標杆了,想要超越他。受傷了,也想着恢復到自己最好的樣子。但在受傷之後,就不去想了,因為想了也沒意義了。」

採訪最後,賀天舉告訴記者他已經很久沒有接受過採訪了,外界的評論也不太能夠影響他的心情。如今的他也會看微博,這是他「接觸世界的一個小窗口」,球迷的評論對於他來說也司空見慣。之所以不接受採訪是因為「不太擅長講客套話,但也清楚這不是什麼真話都可以講的時代,所以還是讓我安靜的做個吃瓜群眾吧。」

今日关键词:詹姆斯生涯总得分